你的位置:首页>宣传教育>警钟长鸣

年轻干部不良嗜好诱发违纪违法透视—— 骐骥有疾难驰骋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表时间:2019-06-26

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发改局价格与收费管理科原工作人员郎筱鲁沉迷网络赌球,受贿9.8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工作人员水晓峰沉迷网络博彩,挪用公款6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对60万元公款予以追缴……除了沉迷网络赌博外,以上案例还有一个共性特点,即获刑时均未满30岁,不良嗜好对年轻干部的危害,可见一斑。

近年来,随着“最年轻落马干部”的记录不断被刷新,我们不无惋惜地看到,一些被组织寄予厚望的年轻干部刚刚起步,就因不良嗜好跌倒在“起跑线”不远处,教训深刻。

从众、攀比、挥霍心理的“组合效应”

提起不良嗜好,人们通常想到的多半是烟酒不忌、贪财好色、求签问卜、赌博成瘾等。受到当代经济社会发展的种种影响,个别年轻干部所沾染的不良嗜好也平添了一些“时代色彩”,比如热爱虚拟世界、沉湎于互联网,喜欢走捷径、渴望一夜暴富,迷恋视频直播、网络博彩、网络游戏……

有的年轻干部贪慕虚荣、公然炫富,日常消费完全超出自身实际能力,却甘之如饴、不觉有异。如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镇西华村原村委委员兼出纳魏国君贪污公款和集体资金共计116万余元,用于花天酒地,甚至高额打赏“网络女主播”,为其购买手机、金饰、奢侈品。

有的年轻干部内心空虚,在现实生活中屡感挫败,转而借助网络弥补失落情绪,找寻“自我”。如重庆市巴南区南泉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原出纳李峋甫,为了能够在游戏中“呼风唤雨”,先后累计挪用公款26次共计53.53万元为网络游戏充值,用于购买装备。

有的年轻干部渴望暴富,把赌博当成“捷径”,一门心思指望“天上掉馅饼”。年仅29岁的重庆市开州区南雅镇书香中心小学原会计杨希偶然接触到网络博彩,发现只要注册就能领取博彩金。于是,在金钱诱惑面前,他一步步深陷其中,欠下了巨额债务。为了偿还债务,在赌徒心理的驱使下,杨希幻想通过继续购买彩票来翻本,便打起了学校公款的主意。

嗜好是人所偏爱,正因为是偏爱,对人的诱惑力就特别大。个别年轻干部经受考验少、意志力薄弱,往往容易经不住诱惑,为了满足一己私欲,不惜铤而走险、违法乱纪。从小心翼翼、惴惴不安到心安理得、驾轻就熟,一而再,再而三,一发不可收拾,逐步跌入万丈深渊。

2018年10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职务犯罪审判白皮书(1995-2018)》显示,“初犯”低龄化的趋势初显,“初犯”年龄最小的仅20岁,权力集中、资金密集的部门和岗位是频繁涉案的“重灾区”。

对此,有检察官分析认为,“现在的年轻干部普遍自尊心比较强,迫切希望在事业上、家庭上,甚至是娱乐方式上超越同龄人,从众心理、攀比心理、挥霍心理产生的‘组合效应’,就是抽好烟、喝名酒、开好车、穿名牌,以及游戏里更高的等级和装备等”。同时,“超前消费”“娱乐至死”的心理也在侵蚀部分年轻干部的心灵。

不良嗜好害人害己

古人称不良嗜好为“祸媒”,顾名思义,爱好如果管理不善,极易成为祸端的媒介。沉迷其中难以自拔,浪费了时间精力,损害了身体健康,也令家财耗尽,甚至背上巨额债务。而且,不良嗜好也如腐败的“导火索”,诱使干部贪公款、收贿赂,搞利益输送,破坏个人形象,突破党纪国法,类似案例比比皆是。

“2017年开始,他经常迟到早退,还频繁请假,找他谈话也心不在焉……”浙江省诸暨市永兴房屋拆迁服务有限公司原工作人员宋超迷上打牌赌博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一天不赌就浑身难受,后来甚至抵押父母房产,疯狂敛财700多万元,直到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丁鑫,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城市管理局户外广告管理科原科长,痴迷网络游戏,三年间,不仅每年将家中给的200万元零花钱挥霍一空,更是贪污、索贿近700万元。据同事回忆,“那段时间,他上午几乎不到办公室,下午也难见人影,很多工作都是打电话指派下属去做。”

更令人惋惜的,还有浙江省一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原财务部副经理陈曦曦。她因网络赌博输掉工资和生活费后,先是从各种借贷网站、现金贷APP上借钱,后来甚至动用了高利贷。陈曦曦曾向他人借款3万元,在一个月内还款超过33万元后,仍欠债26万元。高额利息和赌博的巨大亏损压得她喘不过气,最终因挪用公款2683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衣服的扣子扣错了,大不了解开重来;人生的扣子一旦扣错,悔之晚矣,即使能从头再来,但代价已然付出。放纵嗜好、迷恋嗜好,不仅仅是用个人的大好前程换来亲人的眼泪,更对不起长期以来组织的培养和群众的信赖。

理想信念缺失,是年轻干部被嗜好“绑架”的根本原因。他们普遍具有较高学历,被视为社会精英,易滋生恃才傲物的念头;大多缺少在矛盾集中、困难较多、条件恶劣环境工作的经历,缺乏对理想信念、国情民情、岗位责任的明晰认知,“不知民间疾苦”。其中不少人家境不错,认为钱来得容易,素来出手阔绰。还有一些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年纪轻轻就身处重要环节关键岗位,对手中的权力没有清醒的认识和敬畏。

与此同时,管理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也是嗜好失控诱发腐败的间接推手。个别地方选人用人“剑走偏锋”,“重年龄轻实绩”“重学历轻品德”,忽视对政德品行的考察,甚至大搞“一刀切”,为干部贪腐埋下了伏笔和隐患。这也让一些干部以为,小小嗜好无伤大雅,不必小题大做、上纲上线,以致一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把“防微杜渐”的古训抛诸脑后。如此,问题由小到大,日积月累,最终爆发。

心中没有敬畏,“胆儿”自然就会越来越“肥”。现实中,有的年轻干部碰到纪法教育、警示教育就“打哈欠”、提不起精神,左耳进、右耳出,没有以案中人、片中人的教训为戒、主动见鉴自省,而是把别人的事故当故事,不以为然、转头就忘。

重庆市涪陵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常金辉建议,“作为纪检监察机关,一方面要‘惩治于既然’,对任何年龄阶段党员干部腐败行为都保持零容忍,同时又要对年轻干部特殊看护‘防患于未然’,要运用好谈心谈话、制度设计、日常监督和警示教育等手段,综合施策,从源头上避免年轻干部误入歧途。”

根源在于忘却初心、党性缺失

“我之所以会落得如此下场,就是忘记了共产党员的初心,放弃了党性修养,丧失了理想信念,越过了作为一名党员的底线。”重庆市大足区双桥实验幼儿园原教师杨斌彬剖析自己的违纪违法根源,悔不当初。

无独有偶,翻开一些落马年轻党员干部的忏悔书,“理想信念缺失”“忽视对党章党纪的学习”“不注重个人党性修养”“背离党的宗旨”……从此类字眼不难发现,党性缺失是出现问题的重要原因。

由此可见,对待年轻干部的培养教育和使用,只是“扶上马”还远远不够,必须要严管厚爱“送一程”。

一方面,要严格把住入口关。个别地方在干部选拔上,往往把年龄、学历作为提拔干部的基本“硬件”,而把工作踏实、作风民主、清正廉洁等视为可有可无的“软件”。这样选拔出来的年轻干部,思想素质上存在瑕疵、没有经受过严峻考验,一旦监管不到位,往往就难以守住底线。

另一方面,则要严格开展教育管理。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干部,正处在“扣第一颗扣子”的关键阶段。加之基层人少事多,在年轻干部走上重要岗位承担重任后,更要及时开展理想信念教育、强化廉政警示教育,随时注意其思想动态,一旦发现苗头性倾向性问题要第一时间关注,积极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红红脸、出出汗,随时纠偏,决不能使其放任自流、任意妄为。

“出纳兼会计,不拿白不拿。”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社会保险事业局财务干部张艺,身兼会计、出纳双重职责,入职仅一年便开始实施贪腐行为。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大山铺镇西华村原村委委员兼出纳魏国君,同时掌握着生产队的公章、私章、印鉴、存折,数月时间便涉嫌贪污公款和集体资金上百万元。常金辉认为,“制度安排上也要特别注意,不能从制度设计和工作安排上给年轻干部犯错误制造‘机会’。”

“夫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人有爱好无可厚非,关键在于“嗜”之有度、“好”之有道,尤其是年轻干部决不能忘了初心、丢了使命,要时刻严防嗜好变质,一旦任由其裂变为“鸡蛋上的缝”,很可能就会蜕变为砸脚的“石头”。


 

主办:中共江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江门市监察委员会

技术支持:江门市网信局 中国江门网

备案编号:粤ICP备14002492号粤公网安备: 44070302000670